只想咸鱼懒得翻身的明灵堇

杂食性大型哺乳类动物,主食羊明,辅食剑气内销,对所有食物都来者不拒,对于自己的羊毛产出量及产出速度不想多言。【感觉羊all贼好吃!】

【脑洞】乌拉的奇妙幻想(不)(第一部分)

(还没写完,我卡了,过两天整理了新的再发新的部分)


又到了快乐的开脑洞时间!


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
高雷慎入!


强行扯话,毫无根据。


如果有啥玩意儿不对全算我错。


再次感慨自己脑洞真大。


开始!


古代,中国盘古开天辟地,形成宇宙,西方则上帝创造万物,形成山川河流。

他们都是人形,而盘古更是有巨大的身形。

不妨大胆假设,所谓的盘古上帝,会不会是在泥盆纪生存的巨大节肢动物,它们有着类似人型的样貌,但是又有搬运石头等等的习性(参考昆虫,比如屎壳郎)。

在它们辛勤的劳动下,一些地方的地形开始变化。

甚至一些该种类的大虫子死后形成了巨大的化石,成为了未来人们相传盘...

啊,太可爱了!双生真的是可爱的人设。
发出嗑cp的笑声,以及老父亲一般的目光

【碎碎念】咕咕咕

龙族幻想的双生设定真的好棒!

“打招呼”双子会出来和本体打招呼,“哭泣”双子会安慰本体,挂机的时候双子也经常出来和本体互动!

最最最重要的是!

一个外观穿两件!(误)

我爱了!

我甚至想写女儿的粮!(大概率还是会咕咕咕)

以下记梗( ー̀дー́ )

娃是个黑皮白毛,平胸双马尾的傲娇。

是集娃爹所有萌点于一身的娃。

因此,她在到了学院之后就被娃爹一直赞助在学院学习。

娃还有一个萌点,是娃爹很萌的……

对,就是双生子。

那个经常跑出去玩,累了才回来的臭弟弟(不,是臭妹妹)!

娃的臭妹妹不是傲娇,反而是个很直的家伙。她看透娃的傲,守护娃的娇。

当然,臭妹妹也偶尔有怨言:...

【花羊】《苦渊》

https://jx3.xoyo.com/m/2019/05/27/tongren-novel/index.html?fromdailyapp=1&utm_source=tongrenAllMobile#/details/5cf20679e1caf47ff7a08182

( ´∵`)( ´∵`)( ´∵`)

《朴木》的番外,讲述苦参和祁善渊的羁绊……

大概是,鸽子精的更新?


培养基代号“地球” 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read/cv2611536

有没有可能,人类其实是因为实验需要而创造的?

【诚聘群员】

古有春游曲水流觞,今有鱼窝谈天说地。

鱼罐头聊天所诚信收人,这里有最咸的鲫瓜子,最牛的鮟鱇鱼,最爽的酸菜鱼,还差你来填充这个快乐的骚话小基地!

群号:853687987

【羊伞】《钗云盘棱》(三)谢伊

华山的雪,东海的风,每一样谢伊都在记忆中记得清清楚楚。就连那冒着大雪只为了确保仙鹤安全的小伙脸上欣慰的笑容,和那被父兄责备一个人藏在海雕崖岩洞中少女委屈的泪水,这一切的一切,她都记得。

虽然,记得这一切的谢伊年仅十岁。


谢伊小时候是一个弃婴,没有被丢在道观门口、寺院门前或送到西子湖畔,她只是一个弃婴。

一个被人伢子转卖的小女孩,一个被青楼豢养的宠物。


但谢伊不记得这些,谢伊的记忆中除了风雪便是那夜的血。

在喧闹的乱世中,一间歌舞楚馆的消失又能击起什么浪花呢?说到底,也不过是一个玩乐的场所罢了。


谢伊那夜之后便像是变了性格,或者说,更像...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7945046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711876E2-6DFE-481C-BA99-3BA2DD2BC85031012infoc&ts=1544531188090

快落

【羊伞】《钗云盘棱》(二)伊皓黛

海上有雕,名曰皓黛。黑白羽间,自分阴阳。


蓬莱仙岛,其山中珍奇异兽无数。仙人居于其间,与花鸟鱼虫、飞禽走兽相处亲密无间。经首道源尹家幺女尹夕辰最喜一雕,称之皓黛。
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伊人为尹,夕隐星辰。


“我家小小姐自然是最好看的!”又是这家茶馆内,又是一个小萝莉,长的和之前那个一模一样,却行为上完全不同。她坐在板凳上,斜倚在大柱子旁,翘着二郎腿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头饰的珊瑚如同两只龙角,小裙子被风吹动,像是海中舞蹈的小水母,是近来在扬州多见的穿扮。东海来客,蓬莱仙人。

小姑娘站起身来,提起放在凳旁的伞,缓缓走出茶馆:“唉,虽然没有云流的消息,但是,听到我家小小姐的故事也不错呢!”...

【羊伞】《钗云盘棱》(一)谢晗

华山之鹤,其名为晗。大雪初晴,殿前一舞。


华山多仙鹤,与纯阳弟子交好的并不在少数。其中有一只与吕祖大弟子谢云流关系亲近,取名为晗,人称之,谢晗。

自谢云流与乱党勾结,叛出纯阳,此鹤便又二弟子李忘生照料,后不知所踪,听闻向东而去,不知其行。


“真是一派胡言,”茶馆内坐着一个小萝莉,她双手托着鼓起来的腮帮子向着说书人翻了个白眼,小声叨叨道,“云流才不是与乱党勾结。”

这小萝莉身上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小裙,头上的发冠翘得高高的,眉间一点朱砂,怀中还抱着把看起来普通极了的破剑。这样的剑,就算是卖给杂货商恐怕也不会要的吧。

小萝莉摇了摇头,然后起身离开了茶馆:“还...